首页 > 承德新闻 > 正文

江西做近视眼手术有后遗症么,江西做近视眼手术有后遗症吗,江西做近视眼手术有危险吗

江西做近视眼手术有后遗症么,

凤凰新闻客户端主笔唐驳虎

穆加贝终于辞职了,津巴布韦的历史掀开了新篇章。

尽管津巴此次军队政变是因第一夫人妄想继承大位和清洗革命元老所起,但大背景仍然是近年来津巴布韦糟糕得臭名昭著的经济。

经济糟糕的直接缘起,笔者在上一篇介绍津巴布韦和穆加贝简要历史的文章中简要介绍过,是2000年的暴力土地冲突,引发了白人农场主的大批外逃,以及土地大面积撂荒及产量严重下降。

在这一问题上,简单地支持或者否定穆加贝及津民盟政策都是不对的,但笔者所见的绝大部分文章莫不如此,更有许多人出于个人的意识形态立场需要,或极力涂抹掩饰,避重就轻;或拼命夸大渲染,令人不齿。更有关键线索,双方均避而不谈。

这是一个关于正义、公平与金钱、效率的多重天平问题,更是津巴国家、历史与革命的轴心。而这也也是20年来,津巴布韦这颗曾经的“非洲面包篮”,“南部非洲明珠”陨落崩溃的原因。

需要进一步详细梳理,找清根源,才能真切看清津巴布韦的昨天、今天和明天。

【钱能解决的就不叫事】

如前所述,占人口最多也不到5%的白人,占有津巴一半的国土,75%的良好耕地。而剩下占人口95%以上的黑人,只享有25%的好耕地。多达30%的无地黑人,被白人农场雇佣为廉价劳动力。

1965年土地分布,20万白人拥有从东北部的首都索尔兹伯里连绵到西南部的布拉瓦约津巴布韦最富饶的地区,大多数可耕地为白人拥有,这一带集中着罗德西亚的主要城镇、交通线路、工矿企业和城镇,白人在此享受了数十年的宁静优渥生活,而350万黑人是使唤不完的廉价劳动力。

“收复白人殖民者抢走的土地”,这是黑人民族解放运动的核心源动力。后来纲领被改成了相对和缓的“收缴白人非法所得,重新分配”。但无论如何,广大黑人对此寄以厚望。

外来白人的土地,是70-100年前用武装暴力从黑人部落那里抢来的,当然是不义之财。但是,将只有散养牛群和野生动物游荡的旷野,改造成高度现代化的大农场,既凝结了黑人雇工的汗水,更是至少三代白人农场主持续精心经营的成果。

这其中,哪些是非法所得(自然正义法),哪些是劳动成果?分得清么?又怎么分?

1979年制宪谈判达成的伦敦兰开斯特大厦协定规定,津巴未来10年内土地制度不变,之后也只能搞国家赎买式的和缓土改,要遵循自愿出售、公平买卖的原则。

穆加贝和津民盟自此承认了白人殖民者对土地占有的合法性,并将其写入津巴布韦宪法。对和平土改所需的大笔资金,撒切尔执政的英国政府承诺给予援助,因作为前宗主国负有特殊责任。美国大使也做了类似保证。

1980年代,英国支援的大量资金就用于陆续拿下了3万平方公里农场主自愿出售和撂荒的土地,安置了7万户无地少地农民。直到1996年,英国政府提供的年资金援助仍接近2亿英镑。

在源源注入的英国资金供养下,津巴布韦大量兴建学校和医院,到1990年,这个国家的婴儿死亡率从8.6%降至4.9%,疫苗接种率从25%升至80%,儿童营养不良率从22%降至12%,平均预期寿命从56岁提高到64岁。

而穆加贝的治理,更是被当做泛非主义典范、种族间妥协和解的旗帜加以推崇。

穆加贝上台后先是任命两位白人,作为内阁的商业部长和农业部长,甚至留用了前罗得西亚武装部队总司令和前情报机关头目,这两人原来都是穆加贝的死敌,多次试图暗杀他。

穆加贝还和前罗得西亚总理史密斯交上了朋友,经常邀请他参加政府高层会议。史密斯大为感动,在日记中称穆加贝为“成熟、理性、具有公平意识、有教养的西方绅士”。

那些年,穆加贝在国际上获得的赞誉不计其数。而从津巴布韦运出的玉米面,更是养活了当时撒哈拉以南广大黑非洲嗷嗷待哺的饥民们。

【当英国不再供养】

巨变源自1997年工党布莱尔上台,新政府认为,首先是由于津巴土地再分配中大量的贪腐黑箱操作,其次是要节约英国纳税人财政资金,最终决定,大幅削减对津援助。

工党政府还声称,不接受英国对津巴土地问题负有的特殊责任,他们是新上台的政府,与前殖民地的利益毫无干涉。工党的国际发展大臣甚至自我辩解说,我是爱尔兰人,你懂的,我不是殖民者,我也是被殖民者。

布莱尔政府这种不要脸的作风,与几十年前,工党连续4任首相为力压罗得西亚白人当局放手,结束白人种族专制,建立黑人多数人统治,做出的各种漫长持续努力,形成了天壤之别。

英国砍掉了对津援助,津巴财政形势急剧恶化,并引发了一系列连锁反应。首先是公务员大规模怠工抵制,而由于工会大会组织的全国大罢工,又迫使政府放弃了向工人和市民阶级征税的方案。

接下来,退伍老兵向政府施压,要求在日常退休金之外,补发大约折合3000美元的一次性补偿,政府哪里还拿得出钱来?那就只好印钱来打发咯。自此开启了超级通胀的序幕。

即使在此时,为缓解国内矛盾,安置剩下约11万户无地少地农民,津巴政府仍于1998年提出了再强制购买多达5万平方公里白人农场主土地的计划,并向48个国家和国际组织伸出了求援之手。

但你想连前宗主国英国都不管这事了,其他对此毫无责任的国家会给几个钱呢?

穆加贝和津民盟在政治压力之下,只好提出了宪法修正案。其中土地改革部分规定采用政府强制征收,至于补偿,找英国政府要去(实际上就是不给钱)。

但是,因为工资贬值,粮食飞涨导致的持续国内抗议声浪,使得争取民主变革运动(民革运)等反对派、以及工会大会、学生群体、市民阶层、宗教组织等诸多相互交叉的民间组织团结起来,在2000年2月的全民公投中,以54%对46%,一举否决了执政党提出的宪法修正案。

【土地争端最终变成暴力革命】

土改案公投失败。但随即,津巴布韦民族解放战争退伍军人协会(战争老兵及老兵的后代)向白人拥有的农场进军。最初用鼓和歌舞在门外示威,然后是武装围困,很快演化为手持斧头和砍刀的暴力抢占,乃至纵火与流血。据统计,至少有7名白人农场主以及24名黑人雇工被杀死。

而最终的结果就是,在暴力浪潮中,近24万户黑人农民抢占和瓜分了4000个白人农场主的近11万平方公里土地。而原先的数百万在农场劳作的黑人雇工则往往被视为“黑奸”,被排除在分配行列。

在这背后,实际上是政府、军队和警方的默许、纵容和支持。津民盟更是把这一事件称之为“第三次解放战争”,指这是(黑人)用暴力回应(白人)“历史暴力”。

受到持续暴力事件的影响,津巴布韦剩余的十来万白人,但凡还有些财力的都出逃到南非和其他英语国家,只有极少数丧尽资财无力离开的滞留下来,甚至沦为乞丐。

对这样的情形,同种同文的盎格鲁撒克逊诸国,怎么可能完全无视?美英加澳和欧盟,均对津巴布韦实施断绝援助、高层旅行禁令等制裁措施,这也是自然的情理之义。

【立刻陷入崩溃的农业】

英美制不制裁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津巴布韦的农业立刻陷入了崩溃。

白人农场主被赶跑了且不说,就连那些原先的黑人雇工,具备丰富生产技能和知识的农业工人,也往往没有分到土地或者只分到部分有限的土地。

在这样的情形下,津巴最主要的经济作物烟草,以及咖啡、茶、甘蔗,乃至花卉等精细农业就不必说了。就连玉米——津巴的主粮,这种看上去毫无技术含量的事情,分到土地的黑人农户也不会种!

因为他们本来就是无地农民或者城镇游民,还有政府公务员,从来没正经干过农活。更关键的是,就连最基本的种子从哪来,也全无头绪,无人过问(政府执政能力可见一斑),不少人干脆就大面积的撂荒了之。

即使对于有心种地的穷人来说,也困难重重。原先支撑白人商业化大农场运作的,是拖拉机、收割机、播种机和泵站,以及柴油、化肥、农药和除草剂,是最现代化的大机械农业。现在,设备要么已经被毁掉了,要么根本买不起、买不到农资,完全不会用,玩不转。

在被分割成小块土地的原白人农场,耕作技术瞬间跌落回刀耕火种的原始农业水准。

津巴布韦就这样从一个现代农业出口国,“非洲粮仓”,直接沦落为粮食自给能力仅能满足四分之一口粮需求的严重依赖进口国,国家陷入了严重饥荒。

【人类历史上最惊人的通货膨胀】

经济基础农业大崩溃,再加上掌握着资金和技术的白人企业主出逃,津巴布韦的工业全面倒退,整个经济陷入灭顶之灾。

在这样的重大变乱之下,津巴布韦出现什么样的经济崩溃也就不足为奇了。这些年,提到津巴布韦,人们最先想到的肯定是它的超级通货膨胀。

津巴的通货膨胀率,最常见到引用的数字是220万倍,其实啊,这比实际情形差了多少倍!

第一代津巴布韦元于1980年起发行,最初的币值和英镑相当,1.47美元才能兑换1津元。而到2006年,已经跌到100万津元兑1英镑。

2006年8月发行第二代津元,新币1元等于1000旧津元,砍掉了3个〇。但到2008年5月,已经推出了面额1亿和2.5亿津元的钞票。6月初1美元兑10亿津元,到6月底就跌至1美元兑1000亿津元。

2008年8月发行第三代津元,新币1元等于上一代的100亿津元,砍掉了10个〇。短短四个月后,12月4日,推出面额为1000万、5000万和1亿津元三种新钞;而半个月后的19日,就推出面额100亿的钞票,这也就是目前最知名的“藏品”。

2009年2月发行第四代津元,第四代的1元等于第三代的10000亿元,也就是砍掉了12个〇。这也是最短命的末代津元,一个多月后,津巴政府就宣布暂停使用津元,这时第四代津元的汇率为250元兑换1美元。

此时事实上津元已经停止在市面上流通,民众早已改用南非兰特、美元等货币替代。到2015年正式宣布废除津元,津巴布韦成了一个没有主权货币的国家。

综合来看,津巴布韦货币的通胀率达到了10的27次方,也就是5000亿亿亿倍,超越了一战后德国通胀创下的10的23次方倍记录。

那些年,津巴政府事实上只能靠印钞来维持运转,政府的美元账户一度只剩下200多美元。而在这个过程中,人民的财富也被洗劫一空,通胀最猛烈的时候,一个月贬值100倍,超市一天就要更换三四次价签。

对于穷人来说,甚至死都死不起:因为丧葬费太高,越来越多的穷人不得不在黑夜里把死去的亲友偷偷埋在荒郊野外。而津巴布韦的艾滋病感染率高达20%,是世界上最严重的国家之一。

从英国停止援助,到暴力土地革命,再到经济全面崩溃,这就是津巴布韦的惨烈故事。

【一个腐败的政权,肯定是缺乏执政能力的】

有人会反问,没收也不是,不土改也不行,赎买英国又不给钱了,你叫穆加贝还能怎么办?太无辜了!

笔者要说,即使在同样情况的非洲,在投入资金不是那么多的情况下,和平土改的成功案例也是有的,那就是肯雅塔的肯尼亚。

当然,肯尼亚的成功,有赖于英国殖民当局的精心设计提前实施,白人农场主的共识与自觉,更仰赖于独立后肯尼亚政府耐心细致并且聪明理智的持续工作(详情以后有机会细说)。

对于前两点,津巴布韦直接从白人暴政转进到黑人执政,缺乏良好前提;而对于关键的后一点,津民盟自称要做列宁主义的先锋队政党,其实只学到了皮,没学到骨。

津民盟的执政能力粗放,在基层修修医院学校还可以(并因此在80年代获得国际赞誉),组织维护(还不是兴修)和使用水利设施就超出能力了,要搞和平土改这种复杂细致工作就更是别想了。

缺乏真正强有力的基层操控力,或者说只能动员而无法控制,只能引发民粹暴力。

但更大的问题,还莫过于在巨大利益面前出现的巨大贪腐。或者说,对于津民盟高层,已经不能叫贪腐了,就是赤裸裸的鲸吞豪夺。

乔伊斯·穆菊茹,解放战争时的传奇青年女英雄,1980年出任青年部长时仅25岁。也是穆加贝夫人格蕾丝前一个搞掉的副总统,随后率支持者独立组党。

实际上,在1994年,就有调查报告指出,当年政府收购的农地,仅分配给了不到600人,其中大部分都拥有津民盟政治背景或者关系。这些新的地主垄断了大片的农田,然后把它们租出去坐享其成。

分配过程中的不透明与腐败,这也正是布莱尔政府决定断绝支付对津土地收购金援的首要原因。而在2000年的土地暴力中,津民盟高层蜂拥而上,鲸吞豪夺现象更加惊人。

乔伊斯的丈夫索罗蒙·穆菊茹,前陆军总司令,2011年在夺来的庄园死于一场离奇的火灾,被认为遭谋杀。

据来自南非非国大的消息,穆加贝家族拿到了15个农场,而副总统西蒙·穆增达、乔伊斯·穆菊茹各拿到约13个。内阁部长们拿到了160个,津民盟议员们拿到了150个,而一群2500人的老兵们只分配了2个农场,4500名失地农民分配了3个农场。

乔伊斯·穆菊茹自豪地展示搞到的农场

一个有据可查的案例是,前总司令索罗蒙·穆菊茹和他的妻子副总统乔伊斯·穆菊茹,拿下了首都哈拉雷以东72公里,一个面积达50平方公里的大型农场。这个被称为阿拉曼农场,雇工就达1000人。

但农场的前主人华生·史密斯(Watson Smith)还活着,他将穆菊茹夫妇告上了法庭。最高法院判决物归原主,但是显然,这一判决根本无法得到执行。

乔伊斯·穆菊茹、穆南加瓦等津民盟一干头面人物

那些游击队出生入死争自由的老伙计们,在新的“第三次解放战争”中纷纷趁机抢夺了众多白人农场主们的家产,摇身一变成为津巴布韦新的更加家财万贯的大地主、大矿主,同时依然作为津民盟的政治头面人物,把持着这个国家。这是以国家集体的名义实施的抢劫,英美对这伙人发起点名制裁,也是事出有因。

《泰晤士报》2009年调查称,因女儿波纳在香港读大学,穆加贝和妻子秘密以4450万港元购入香港大埔的龙城堡一幢3层别墅,注册在一个破旧出租屋注册的影子公司名下。(图文来源:国际在线)

两名英国记者试图拜访这座房屋时,遭到了两名男子和一名女子的攻击。袭击者被香港警方证实为津巴布韦公民身份。(图文来源:国际在线)

而其中,总统家族可能在津巴布韦是最富有的,2009年穆加贝被曝光在香港购买了一座价值4000万人民币的豪宅,在伦敦、马来西亚可能也有。而他的外甥,青年部与本土化部长帕特里克·朱沃(现已逃亡南非),就公开是一个富有的商人。

至于夫人格蕾丝的奢华买买买生活,这些天媒体已经报道了很多,就不再累述了。

一个贪腐成风的政权,肯定是缺乏有效施政能力的。说到底,从英国停止援助,到暴力土地革命,再到经济全面崩溃,都是津民盟自身贪腐无能的原因啊。

【与低能政府相随的,是令人发指的低效】

富有的白人农场主被赶跑了,政治人物成了这个国家新的坐拥万顷良田(实数,非虚数)的贵族,那些同样拿到土地农民们呢?

笔者只能说,太糟糕了。

前面已经列举了分得土地的户数与面积,数字敏感的读者可能已经心算得出了户均分到的土地大小——近半平方公里,直觉上已经是一个很大的面积。

但如果把它转化为中国人更熟悉的单位的话,更加惊人。是的,除掉政治人物拿到的大头,普通农户的户均土地多则600多亩,少则也有200来亩。按一家6口计算,人均最少也有几十亩,多则上百亩的土地。

要知道,即使是中国人均耕地面积最多的黑龙江,也不过是8亩出头。

在这样广阔的土地上种玉米,即使抛却现代化设备和良种化肥,然后你告诉我产出的粮食一度只能满足四分之一的口粮所需?现在也不过七成?每年还要进口大量玉米?

在人均一亩甚至不到一亩耕地的东亚和东南亚的人民看来,这荒谬得令人发指!荒唐到不可思议的程度!

这般看来,津巴布韦天生就应该是乞丐一样的国家,没有国际援助就活不了的穷国?是这样的么?

请待下篇《广阔富饶的津巴布韦会有什么样的明天?》。

凤凰新闻客户端主笔唐驳虎

相关热词搜索:承德市 家庭

上一篇:承德市对离退休人员养老金领取资格进行信息采集
下一篇:最后一页